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窮目所極

2009年09月09日 02:38

還真是一片荒涼啊。




沒想到聶家讓我感觸這麼深。
[ 続きを読む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曠日費時

2009年06月05日 02:01

難得的久沒po文。

其中不是沒有寫,寫了不適合放上來。
坐的的時候和姿態都不對,就不對了。

發生很多很多事情,但如果不記錄,不過也就是這樣。


如果有一個人的人生是重要的。


[ 続きを読む ]

*20090228

2009年02月28日 22:34



她在寫字


她在寫字。
絞盡腦汁地寫字。

她已經寫了一天一夜,一百天一百夜,
應該說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寫了多少個白天多少個夜。

可是她還是在寫,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她這樣問自己。
但字仍然不間斷地從她指間產生。

她感覺到眼淚滴落在手上。
但她仍然不停地在寫。
[ 続きを読む ]

*hey baby

2009年02月23日 04:32

被感興趣也是一種肯定。
我們活在巨大的焦慮之中即使外人看起來很渺小。

根本就是貝克特筆下那兩個等待的鄉民嘛!
天啊,我讀懂了,
他媽的荒謬到底就是寫實。

[ 続きを読む ]

*擁抱

2008年12月16日 02:46

我還記得那樣的渴望。
如果能夠把那樣深的什麼轉換成無人能敵的力量就好了。

一筆一劃一劃一筆,
催眠似的儀式,我在鍵盤上,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 続きを読む ]

*secret

2008年11月27日 01:33

我分不清楚遺忘和釋懷,

人生我想就如紙船划水,
有人天生命硬,進水得慢,便毀壞得慢;
有人質地如薄宣,沾水即濕,救也救不得。


染濕的過程沒有歸途,沒有警察沒有紅單,但單一方向,無人違規。

*我想不出適合的字眼

2008年11月24日 16:56

誰也痛不過誰
我想著我是否應當沉默。


[ 続きを読む ]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