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君子遠庖廚

2008年07月26日 09:03

今天早上與久違的朋友去吃久違的早餐。

其實這個朋友就是,怎麼能算久違呢,我只能說我的時間概念太模糊,
只有昨天今天跟以後。遇上誰都想說一句好久不見。

每當對方說「其實也沒有吧」、或精準道出我們不過也多久沒見的天數時,
我只能聳肩傻笑。

那不是我誇大,我真的是這樣覺得,而這樣開口的。

昨晚走在信義誠品裡幾乎要昏厥過去。
原因為何也不太清楚,泰半是到了晚上還是除了水以外一點食物都沒吃吧。
腳踏著音樂館的紅地毯,覺得一切都離我相當相當的遠。
卻不知為何耽溺於這種抽離的氛圍之中。
幾十分鐘後朋友來跟我會合,
看著從以前到現在都很特別的她,跟這個世界融合得相當好的樣子。
明明就比我走在世界的更前面的地方,卻能跟這個世界好好的相處。
我曾經疑惑過不過沒問出口。
我想是我太過於弱小的緣故。
不知不覺身心就都成了弱者。很不願意的承認。
我在世界的後面看著,她在前面,而我們卻是朋友,我常常會想著這其中的微妙。
共同點大概就只有cd怎麼也買不完吧。

惰於出門的我卻被莫名的東西驅使著向外,遇到了一堆鳥事;
夜晚投奔有酒的鄰居(笑)家,一切都是一時興起。
於是我們一夜無眠,叨絮了整晚無用的話語,吃了豐盛的早餐。
因睡眠空曠而只有陽光的寢室使我捨不得睡,(活躍的蟑螂我已經無力去管制牠,他到底靠什麼活下去!總不會是吃我的書吧?)
聽著pop face我對於早晨泰順街的雞鳴念念不忘。

在老家有雞鳴是很正常的,雖然總是想不透那雞到底是哪裡來的。
畢竟我們那裡的社區看起來並不適合養雞。
但泰順街傳統市場邊的雞是待宰的,顯而易見。
我坐在某個巷口的早餐店聽著有一聲、沒一聲的蒼白雞鳴,
想著牠們的心情,是覺得自己還是要盡忠職守呢?
還是想要在死前多做點事情呢?
對照起南部那日日迴盪在晨間的神秘雞鳴,不管哪一種都讓我一陣鼻酸。

頓時慶幸剛剛點的不是香雞堡。「君子遠庖廚」便是這個道理。
只是轉念想想,儒家未免也有點過份了。
殺雞烹雞者未必也就真的沒有不忍人之心,只是為了生活,持家的生計是要繼續的。
只有讀書人這種真正沒心沒肺的行業才能在那邊大聲嚷嚷「君子遠庖廚」。多奢侈。
這又呼應了昨晚討論到對於職業高低的社會價值觀,「唯有讀書高」仍是鐵律一般地釘在大家心裡。像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那般的牢固。




室友醒來,那是我該睡了。
(渴望一室的單獨好好將我餵養,我將精神飽滿而充實,或許更勝維生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oni7.blog106.fc2.com/tb.php/181-87d2558c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