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 not Faust.

2008年10月14日 21:36

昨天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緩慢而大量的思考,流速逼近沼澤般的死沉,但終究不是。


有幾件事來,幾件事去,記得的就寫,不記得的等到它重要時自會浮現。


今天聽老師說她以往的經驗,從那樣的恐懼痛苦到安泰,
宗教的力量或許是有的,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信仰。
那信仰一開始或許是佛經,是表徵上的追尋以求平靜,但她匯通生活經驗及一些道理後,呈現出來的是心內對自我力量的相信、承認,而不需再大量倚靠經書或外在力量來源。
那時我心中第一個閃現而過的是孔子「隨心所欲而不踰矩」這句話。
開始理解儒釋道三者並稱非僅指哲學重要程度而言,而是儒家本身就能成為或就是一個信仰皈依的媒介或手段、或說宗教。年輕的時候誠惶誠恐想著要發乎情、止乎禮,謹記教條,言行合一,而到了最後這些東西都不需外求,自身便能成為知與行不相悖違的載體,這其中內化及轉為內求的過程,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道理是一樣的。

有點複雜,我也說得不是很好,總之盡力表達感受就是了。


另一件事是我想到中國大陸的混亂,相較之下臺灣的和樂(至少大部份是較之平穩的)讓我很有種小國寡民的感覺。雖然離老子說的那境地還遠得很,並且不相關很多。但我真的覺得臺灣很不錯,這裡是一個尊重很多的地方。



然後今天有好好跟老師說到話,我很開心,開心得都要手足無措了,同時也很害怕沒有才華這件事會被輕易的發現,不過真的這樣的話應該要趕快接受事實然後繼起努力才是。


晚上吃飯的時候不知為何心情放鬆的害,都泫然欲泣了(笑)。
我想是我現在在大量的耽溺與恐懼中努力攀附之後的結果,總之我現在是好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アノトキのかんげきといったら、何の言葉も表れない)



桌上連接兩天看到乾死的蟲屍,我有點嚇到。不知道哪裡來的,及怎麼會在我趴睡後睜眼即見。



人總是過於想將對方的思考套入自己的過往經驗以尋求理解及認同,但這往往是更歧義的認知的產生原因。



亞里斯多有一句話,很適合描寫現在的世界:
「太為自己恐懼便不能同情他人,極度的恐懼會趕走所有的利他情緒。」
雖然我不懂布羅凱特為什麼要把這句話放在介紹悲劇這個劇種的段落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oni7.blog106.fc2.com/tb.php/212-a8d171a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