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是一個民主與自由的國度

2008年11月06日 21:40

我堅信這件事。

並且堅信我們是一個擁有獨立主權的國家。

所以暴力應該譴責,違法應該懲處,
愛這個國家的人都有權力說話,但沒有對別人行使暴力的資格。

那樣的暴力只是暴露了自己的、對於國家定位不明的害怕,完全不可取,簡直可恥。

但毫無法條可遵的暴力人民也不該忍受,答應別人要做到的和平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實現。
這就更凸顯了這個政黨的弱點。



理性非理性暴力都不應該,更何況我們並非不同種族,刀刃相對為的如果不是自由那一切都情無可原。


我沒有政治信仰,可是我熱愛臺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 URL | -

    雖然不想說,可是很遺憾,主權不是相信就有的,今天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像我們一樣還只是個Semi-Nation(中文似乎叫做,準國家)。有主權卻不怎麼獨立,卻處處受限。

    因為不是種族對立,所以這樣的對立更糟糕,族群對立的
    核心不是在於意識形態, 而是歸屬感, 因為歸屬感, 才造就意識形態, 盡而造成族群對立。可惜台灣解決族群對立的方向一直是錯的。

    而暴力無非只是族群對立中比較激烈的一種溝通手段,應該被制止,或著其實沒有對錯的問題。也許經過暴力反而讓人知道什麼是尊重,這樣的衝突在歐洲也是每年在上演,龐克大戰新納粹,足球迷對足球迷,失業年輕人對外來族群,忍無可忍走上街頭,最後透過暴力訴求自己,很糟糕。無非希望政府可以多注意這方面的事情,不被關注的結果下很容易就會產生暴力。

    不過在怎樣都比起盧安達或是剛果,甚至是好不容易透過UN推廣而成功民主的肯亞來的好多了,民主,是公民社會的展現,台灣漸漸走向公民社會,不過還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恩...突然發現解釋起來會是一長篇
    先去Stuttgart找我朋友

  2. 管理人 | URL | -

    嗯,這是你的專長領域嘛,當然會有很多話要說。
    你說的不無道理,應該說都是道理,可是我想要講的不是形而上的那些,而是態度,外在表現出內心,一個人,至少我所認為一個好的臺灣人民的態度,絕對不是這樣子的。對於自己的國家有沒有榮譽感,有沒有歸屬感,端看個人與這個國家的聯繫情況如何,但如果只是一味的要求這個國家為自己做些什麼,卻沒有想過自己為國家做些什麼(甚或任性地在有問題的時候想著要如何離開),這樣的想法我完全不能接受。
    簡單的說,我們該表現出的是一個對自己定位清楚,並且有著真正民主素養的國家的國民的樣子。自己不先承認自己,這是最悲哀的事了。
    去中國化的斷根行為無異於另一種文革、自己製造意識型態將民眾顛來倒去、媒體只知道譁眾取寵毫無道,臺灣在處理這些事的確都不恰當。比起盧安達那些國家我們已經多麼幸運!所以我更不認為在這個國家、這樣的情況下,那些已經發生的暴力可以被原諒,不管是傷害對岸或是傷害自己國家的人民。暴力的確是無法可施之下的一種必然,但我們有無法可施嗎?那簡直是一種盲目的遷怒,傷及無辜,他們那時想的絕對不是要政府注意這問題,而是已經被憤怒蒙蔽理智,因而我覺得野蠻,覺得這是勝於815棒球比賽打輸中國更恥辱的國際異談。
    我生氣嗎?氣啊,如果不是因為對這個國家仍抱有愛與期望,不可能會有這樣的反應。
    我對靜坐的理念並不完全認同,可是我尊重那些身體力行的學生們,他們是真正想要讓國家更好的一群人。和平理性才是解救一個國家的不二法門。

    多回了很多有的沒的,因為想到了就一併寫進來了。

  3. | URL | -

    中國隊只想打贏中華隊,每天針對中華隊作練習,在奧運之前或是奧運中的比賽就可以看出來,中國隊只針對中華隊的模式作訓練,每天練習一樣的東西就會熟悉,輸了會難過會不開心,但是想想也還好。調度問題裁判問題什麼的都無法去追究,也談不上什麼可不可恥,只是很可惜如此。中華隊的進步大家也都看到了,這樣就夠了。就像足球一樣,我一開始也覺得義大利很強應該可以進到不錯的名次,可是他就是被淘汰了,反而一開始不看好的俄羅斯和匇國卻擠進四強,匇國還運氣超好的拿下亞軍(明明踢得亂七八糟...大家都在罵)。球賽就是這樣吧!運氣加上實力,勝利大家有希望,各各沒把握,沒有看到最後誰會贏都很難說,很刺激,所以好看呀!

    至於衝突,等我整理好再說,有點太多而且複雜了

  4. 管理人 | URL | -


    我覺得是我的敘述讓你誤會了。
    我生氣的不是那個,我抱有期望與愛的也不是指棒球那一項,那只是個比喻,剛好放在句末,下一段的描述受體已經又回到這次事件了。
    附帶一提就算中國針對臺灣的各種調度去應對好了,中華隊也不是沒有贏的機會,最後是輸在失誤上,也稱不上什麼雖敗猶榮。
    總之這不是重點,但你如果要抓出來說我比喻失當我也沒話說就是了。

  5. | URL | -

    啊~沒啦!只是突然看到就回了,我知道不是因為球賽生氣。至於比喻失當,見仁見智囉。或許只是我不覺得這兩邊有什麼可恥之類的事情能作為比較而已。

    關於暴力,在衝突曲線上(好像很難的感覺,哈哈哈哈),是一個在導致戰爭和衝突解決中會經過的一段特別區塊,雖然不是每一種衝突都會在解決途徑中遇上它,可是難免都會有這樣的期間,在協議沒達成前,衝突尚未化解前,暴力會以各種形式存在,不論是言語上或是肢體上,而它有可能嚴重化,甚至是導致戰爭的兇手,但也可能是化解衝突的轉機,至於武裝衝突,那往往是戰爭,則不在這裡多作討論。

    在產生暴力衝突前的溝通,不論透過媒體,協談或抗議示威遊行,都是在做一個鋪成,這時候政府就該做出即時回應和處理。這一次陳雲林來,對於很多人不能理解,我卻還滿認同的,他就應該來,這是在解決衝突中的一個過程,相互了解才有辦法溝通談判。恩,扯題了,回到暴力上,理性的人不會使用暴力,甚至真正理性的人在透過理性抉擇思考模式下,他們不會去投票,也不會去參與這樣的遊行,因為沒有意義,對他們來說效益是趨近於零。而群眾是盲目的,在氣氛下台上說什麼就跟著作,這在選舉,演唱會或是球賽的時候非常明顯,遊行也是一樣,看看紅杉軍或是樂生這些雷同的例子,這時候發起遊行者就必須掌握整個局勢,暴力一樣存在只是有沒有被放大或著有沒有嚴重化。

    而在這次的例子中政府必須更加理性扮演衝突解決的角色,很顯然政府行為是會影響民眾的,警察也屬於政府,是調解糾紛或是造成衝突的一個要點,可能因為推擠造成口角進而演化成肢體衝突,或是因為少數人的按耐不住造成衝突,或著是原本就已經不夠理性的人再加上警察給他們的感覺造成肢體衝突,讓整場遊行變成不平靜不理性。煽動群眾去製造暴力的人,不理性而動手的人,以及扯標語,強制關店和打人的警察,都該被譴責,這些是不該被接受,也不該發生,而那個被訴求的對象是否看到聽到感受到,我想這還是遊行者最在意的事情。

    中國在國際上的打壓大家都很了解,受到白色恐怖的,曾經淪為政治犯的,又看到原班人馬上台,都害怕今天的國民黨,那是一股多深的恐懼感,害怕好不容易得到的又將要失去,當然這裡可以怪誰每年都拿出來鞭屍,可是真的有人心理還是有陰影的(我想這個要等到好幾代的世代交替完,或再經過幾次政黨輪替才會比較好),我想這或許已經不屬於對於國家不認同或自己立場不堅定這一環,而是這些人都太堅定,堅定到相信國民黨會暗地裡簽訂合約,相信國民黨還想著統一,相信中國不放棄統一。在新政府又無法讓他們相信的時候,加上對於新政府充滿希望的失望與誤解,甚至是帶著曾經的恐懼,經濟問題被不想等待,和中國關係被希望快速釐清,政府又無法向大家都解釋清楚為甚麼這樣作,衝突就在問題累積下爆發。這一次他們的聲音我想陳先生都聽到了,也親身經歷了,雖然這樣引起注意的作法的確很糟糕,但是我覺得都比起什麼都不說來的好,即使暴力不應該被諒解,至少還是有些人是抱著一份希望而理性上街頭的,等到他們什麼都不想管都不想說的時候,大概就是對這個地方真的絕望放棄了,不管哪樣都不是我樂見的,而台灣在民主上已經進步了很多,畢竟才幾年的時間,要化解這麼長久的衝突,實在不太可能,要學會民主的真諦,也實在太短,我不願也沒有立場去要求些什麼,我覺得沒什麼意義。是的,他們需要學習如何以非暴力的方式去訴求並且吸引注意,學習民主到底是什麼,學習找到自己的聲音,學習尊重,包容和堅持,只是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就像愛情需要時間培養一樣(啊!什麼樣的爛比喻...),台灣在培養民主的過程都是看得到的,有一天會真正成熟的。

    這類長久的族群衝突,要完全消弭這樣的暴力,我想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英國民主化這麼久,北愛爾蘭地區到現在也還是個充滿暴力衝突的地方,法國大革命到現在,仍然是充斥著衝突和暴力,比方說去年的巴黎大暴動,西班牙北部每天鬧獨立,武裝或暴力衝突都還存在著,當然是很糟糕很野蠻啊,沒錯!沒有一個社會應該要有暴力存在,可惜很無奈呀!衝突暫時無法避免,意識形態永遠都存在,不同的歸屬感和不同的恐懼都會存在,要是可以我也很希望不要有暴力,但是似乎很難,即便開放如美國都存在著暴力,它以各種形式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大家都努力的在嘗試著去化解,也因為這樣,人們才開始試著去了解,去溝通,去接受,去尊重。和平和民主的進步是有的,我一直都這麼相信,從前一言不合就戰爭到現在透過溝通協調去化解,發生這樣的插曲,或許讓人憤怒,或許讓人灰心,卻說不定是走向下個進程或是化解真正衝突的機會(如果那些政治人物有心了話)。

    國際上怎麼看呢,大部分的國際媒體都很中立的報導這件事,在匇國之聲和明鏡的報導裡,看太不出哪裡對台灣國際形象有影響,簡單而中立的陳述,反而間接展現了台灣的自由,他們對於遊行做了簡單描述,為甚麼遊行,訴求是什麼,對於發生肢體衝突的群眾或員警和馬陳會也沒有太多見解,只是簡單的描寫事實。我想台灣的媒體都太過煽情了,不過很多人也是看的很開心,我都不知道能怪誰,最後就變成,媒體說我不報這個沒收視率,觀眾說誰喜歡看這個,可是媒體一直報,現在媒體都好糟糕,結果搞了半天還是沒改變=.="國際媒體對台灣是這樣的善良,然而自己的媒體卻各朝自己的方向浮誇渲染,完全作不到中立。不過還真諷刺,如果不是這次暴力事件,我想國際可能還不會注意到"台灣人民想說的話",這下一口氣都上媒體了,看來世界各地的媒體都是會被所謂的三要素吸引的啊!

    至於和平呢,我無法說這樣是不和平,或著這樣其實是和平,更無法定義什麼叫做和平遊行,會遊行就意味著有衝突所以不是和平,頂多說是非暴力理性遊行,可是這又無非是在一個追求和平的過程,所以也是和平。和平不是一種現狀,或著沒有暴力或戰爭就是和平,因為即時沒有暴力或戰爭,衝突卻仍然持續存在,而和平該被書寫成進行式,它不會到了目的之後結束,也無法被侷限,我們都在不斷追尋它的路上,然後祈祷有一天可以追上。在我們這裡有一個和平教育機構,作和平報導,培養和平報導記者以及在世界各地進行和平教育,很可惜效果不是立即可見的,不然斯里蘭卡也不會內戰至今,不知道有沒有計畫在台灣也設一個,如果可以了話那很好,乾脆我唸完去開算了~不過應該會因為賠本而倒閉吧!(大笑)

    啊?糟糕...再寫下去就快要變成我小論文的序章了,不過還好多都沒有釐清,包括論述根據,暴力的定義,台灣族群對立和意識形態的分析,媒體和經濟對於政治的影響,公民社會化的過程 usw....

    我想心靈脆弱的人大概真的不適合念政治,一邊念著虛無飄渺不會實現的東西一邊又看著事實,多少都會灰心,大概是這樣吧,所以我才覺得都是無意義的,看看這篇回應整個非常的不務實,寫出來的報告永遠都是別人的家事,做出的結論往往都是虛幻的華麗,看不見的烏托邦和理想中的大同世界,我想那些政治哲學家如果在世看到他的理論被扭曲的應用,應該都會發瘋吧!難怪我們政治系很多人都不務正業,至於那些淌進混水的,通通叫我不要回去(大笑)

    恩...或許最後不應該這樣寫,似乎毀掉整篇看起來的前進力,樂觀和理想化。可是有時候我還真的是這樣想,總覺得權力主導了一切,政治人物為了選票什麼都做的出來,而台灣到現在也沒有真正學會民主,公民社會化不完全的情況下,看得到的都是些皮毛,政府不尊重人民,人民不信任政府,兩個衝突族群都互相不了解,不尊重,一直都讓我感覺好危險,也一直讓我覺得我在浪費我的時間作一個沒有意義的研究;可是有時候又好像不是這樣,又覺得其實民主已經深根了,需要的只是時間,慢慢的就會健全,就會茁壯。恩...很矛盾。如果只看表面了話,那一切都會被扭曲而變得很可怕。

    啊!好嚴肅~說個輕鬆的好了,昨天的聚會太好笑了!那個匇臺混血兒真的是很妙!又聽到一個好消息是,匇國似乎是承認台灣的駕照囉!明天去問駐得辦事處,說不定就可以不用路考取得匇國駕照啦~開心~

    喔!這麼長也寫的進去耶!真不錯!
    (怎麼好像在測試他可以寫多長一樣)

  6. | URL | -

    啊!忘了說,果然還是不能一心二用啊!....像這次遊行的後段,亂七八糟又沒有組織,黨主席負責號招又不負責解散實在很糟糕,訴求達到了,目的完成了,話都說完了,發洩夠了,也就該解散了吧!最後搞得像玩三國無雙,放任前議員帶隊亂衝,遊行的很奇怪,政府也很奇怪....真的很難理解怎麼會搞成這樣,真是可憐那些無辜的警察和國旗了。我想大家都在恐懼什麼吧!警察恐懼,民眾恐懼,管事的大開隱形,真是很糟糕的情況...=.="

  7. 管理人 | URL | -

    嗯...所以你的重點是什麼?
    是要從理論來單純分析這次事件呢,
    還是企圖在這些話語或看法之中找到一個解決之道?
    你說的都很有道理,我也認同,但這都很外圍,像你說的,像在講別人家的事。
    用不同的眼光和角度不停省視,然後呢?
    給一個主要思想,言論的發展才有意義吧.....
    我沒有要批評你的意思,我的一些文句能引發你如此不吐不快也是件好事,但說不定你用文寫起來還會比較順XD文字用得其實也還可以,但你的敘事很難突顯重點,很碎...總之不太符合中文語言習慣的感覺。(改作文的職業病...)

    話說你某段列的要釐清的東西每一個都可以單獨寫篇落落長的論文了。

  8. | URL | -

    然後就會失去焦點,不過那些論文寫的天花亂墜,也就是為了讓大家失去焦點,真是壞習慣
    (難怪我每次寫報告看資料都很痛苦...)

    我想說得大概只有一點點吧,族群對立比種族對立遠來的難解決,所以即使同種族,只要族群對立,衝突難免。暴力中仍然有解決衝突的機會,參加那種遊行的人,除了走路工,在我看來一直是很難理性的,當民眾情緒上來,撿到什麼扔什麼,只要不要造成傷亡都在範圍內,遊行或暴力都不是重點,而是後續處理的態度和手段。那些舉動跟對自己的態度、承認什麼、歸屬感或榮譽感,我覺得都沒有關係,而是長久下互相的強烈不信任,和不尊重,從來不願溝通,總是一廂情願的猜忌和揣測,好不容易互相作了球,卻不去接也不去管,然後政治人物為了權力,互相做出愚蠢的舉動,警察被夾在中間莫可奈何,國旗淪為抗爭的工具,最後大家都受傷,誰都沒得利。沒有人不愛台灣,可惜政府對於解決衝突一直太被動,民眾也太激情又缺乏愛心和耐心,誰當政都一樣。只是民主成熟需要時間,沒有什麼是真的可恥,只要還懂得學習和改進,嚴峻局勢下前進的路難免滿是荊棘,全世界都一樣。

    這幾篇回應,真是跟我網誌上那一篇大相逕庭啊!明明就對這次事件後續的兩邊處理態度很失望,只是想法一直在改變,又多又複雜,雖然越多的期望帶來越大的失望,還是多抱點耐心比較好。

    語言能力退化果然是件很快的事,一件小事都說不清楚,結果還是很長阿....=.="

    PS.什麼時候開始該黨這麼護著國旗了?之前還不想要勒....還有最近"愛台灣"也流行太過頭了吧!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oni7.blog106.fc2.com/tb.php/219-3b54133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