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們在空中爬行

2008年12月11日 03:29

「獻給不知戰爭為何物的大人
 他們犯的錯共有三個
 相信孩子是自己生下的
 深信自己比孩子懂得更多
 希望每個孩子都變得跟自己一樣
 這些愚蠢至極的妄想
 是比戰爭更大的災難 」 
 

                      --森博嗣《Sky Crawlers》

img_1017462_34905169_0.jpg




我沒有看過原著就進了電影院,我想這是很好的一個開始,就某種程度而言。
好久沒有這樣一部看了會心滿意足到想哭泣的電影了。
我在歸途中是真心地讚嘆不已,找回了好多好多曾遺落的東西。
比如說,當初我為什麼開始學日語。
只能說我被這部電影深深地折服,我好喜歡好喜歡。

開頭的音樂就震懾了我,讓我縮在電影廳中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川井憲次怎麼可以這麼犯規啊~~)
整部片貫穿的又是我最喜歡的天空,晴的陰的有雨的有雲的,仰望的角度叫人屏息。

我對於這部電影的總合評價,就是一部如詩的電影。
畫面對白聲音都充滿著詩意,有人評批說悶,可我覺得每一處留白都是意象,是讓我們爬行的脈絡,crawler不只是那些孩子,也包括我們。
不斷地不停地強迫症似地思考,但並不痛苦。反而會在新解出時欣喜萬分,這不是詩是什麼?



裡面有好幾個意象我好喜歡,諷刺的如旅遊團般的來訪者,用著輕視並漠視這些「生命」的可笑態度,消費並觀光著只會有固定程度血腥的戰場,函南對鏡頭的僵硬笑容,是一個很棒的對比諷刺畫面。

還有富子深情地對函南說「一定還要來喔,約定好了」,是否上一個函南(栗田朗仁)也是個爽了約的孩子呢?
「心像是遺落在哪裡了」這些孩子們不都是一樣的嗎?

商店陰暗而華麗的擺設,一直讓我想到kakurenbo那樣華美而令人心生恐懼的色調,我想我是被制約了。

函南說「對不抽煙的上司不信任」,我想解釋成不抽煙的大人(部長)。




我很執著的點是「輪迴」的模式,因為電影沒有講白,便成為了一個有點類似謎團的東西,讓人很在意。
這不是不能推敲出來的,而且很重要,小說或許會有所謂「正解」,但這不是電影/詩所會要的,個人解釋/多義解釋在這邊無比重要,如此這些作品才有可討論性,才有深意。
我自己的看法是,這是一個絕望中帶點希望的故事。

整個世界的架構,正如草薙所說的,是由少數人(孩子)不斷地犧牲所製造的戰爭來維持大部份人(大人)真正的和平,那一幕我印象無比深刻,漂亮的臉孔背後是群繞的歷史石像,像是應證她話中無可摧毀的真實性,又像是映襯她所擁有的青春跟個人意志。

因為殺了自己最心愛的人而使她不得不冰封自己,這個人的再度(或說重新?)出現又開始動搖她的內心。看起來是一樣的人,所以她是不是也絕望地、在等著一樣的結果?
還好這個人不是同一個人。就算形體相同,記憶重疊,一樣地會愛上眼前的人,這個人還是不一樣的。

他不會叫最愛自己的人殺掉自己以求終結,而是請求她活下去,等到這世界改變,等到這些荒謬的情景產生動搖--那些看著戰爭新聞沉默不語的人們,那些享受著詭譎的和平的大人,終有一天會發現自己做錯了什麼--擁抱的那一幕好美,比我看過的好多情愛畫面都還要讓人動容,當世界的一切都不可信任,連自己的記憶都不可靠,至少眼前的這個人、這份情感是真的,多麼珍貴又多麼令人悲傷。

最後他企圖「跨越」(我實在好喜歡大康對I'll kill father的解釋!),我們可以視之為對於「大人」的挑戰,對整個世界規律的挑戰。如果他戰勝了,是不是這一切規則就會開始有所改變?他們便能擁有自己的命運,而能走出單純的殺戮與被殺的桎梏?

雖然結局他是失敗的,但我覺得在某部份其實他早就贏了。看穿了這個世界的表象,「就算是同樣的路徑,景色也絕對不同」,他們這些被視為一再複製就有的工具,其實早就擁有自己的意志和生命力,這是teacher(大人)如何壓迫都無法扭曲抹滅的真實與美好。

等待是裡面很重要的部份。太過吃重了,而叫人不得不絕望。

可是終究,什麼東西在裡面是被「改變」的了。

草薙做了反抗,在規則的外面生下了孩子;函南也對命運做了自己的選擇,看起來是輸家的,其實是自己生命的贏家。

就算背後還是存在著如此堅不可摧的殘酷結構,最後仍以草薙豔美的微笑作結,函南的存在確實地改變了什麼,使得冰封起自己才能維持自己活下去的她融去了什麼,而更坦率地面對未來。

是為希望。




跟大康討論到這樣的設定很有可能出現在好萊塢片中,(或許類似的早出現過了)
但米國人大概會拍成這些年輕的孩子們為了推翻這不公平的一切的一切,集結成黨,對抗骯髒的大人,最後戰勝而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
諸如此類的,看了是會很爽快,不過就完全沒有詩意了。而且那些孩子贏來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嗎?對於自由其實不是人人都該趨之若鶩的,自由的真意就是負責,若片子的重點是他們獲得自由後無法忍受真正世界的多變與詭詐而想念單純戰爭的日子,這片子就又有其他深意了。
(我想太多了哈哈)



整篇好雜,先當個速記。
好想也寫寫霸王別姬的心得,我好幸運連看兩天都好棒的表演,但再不睡我明天去龍山鐵定爬不起來,魏老師的絕美我一定也要好好記錄一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1. Dinosaur | URL | -

    我覺得如果是阿爾拍的會變成六部曲
    草薙的女兒長大後,決定要起身反抗這邪惡的世界規則
    在奮鬥的旅途中邂逅了另一個少年
    (這少年其實函南靈魂的延續XD)
    在打到最終大魔頭的時候
    對方要很經典的來個"I'm your father"這樣.....
    (擅自設定草薙當時"上"的是那位令人崇敬的上司)


    雖然是速記我還是覺得你有把我想講得寫出來了
    至於我感想還沒打出來,腦袋就開始亂來了orz

  2. 管理人 | URL | -

    靠我看到i'm your father大笑了XDDDDDD
    不對啦太太,我不要這個設定囧
    這不就是父嫁了嗎(誤)

    我後來其實還有很多問題跟點沒寫,因為本文已經夠零亂了囧
    像是如果機體墜毀了,再度出現的那個人就不需要是函南的再造了不是嗎?所以輪迴是不是有改變呢......
    而且說不定函南的製造藍本是那個大人(想好多)
    我也已經擅自決定她上的是TEACHER了(就算原來小說不是但我決定在電影部份要這樣理解←任性)
    反正這樣的複製本來就沒有道可言,所以就算近親相●說不定根本就沒什麼(?)
    而且將他們設定為不會長大,就表示他們會一直擁有戰鬥力,同時無路可去。不會老就像是他們的金印(黔首),套個日本漫畫常有的概念就是被犧牲的祭品一族,如果不自相殘殺,當和平消失(反抗成功?)他們就非得成為眾人某種宣洩的必需品了。
    一旦想通之後就可以理解為什麼草薙在民眾說「好可憐」時勃然大怒,大人就是這樣的,一邊看著那些祭品一邊靠這個提醒自己「啊!戰爭就是這麼可怕啊!」,並且鬆一口氣享受著和平,那樣的同情話語簡直就像是幸災樂禍似的。
    可是函南當時的動作我覺得很好討論,為什麼就這樣追上去呢,是以前的記憶,還是他現在想做的,看似狗腿的舉動他做來有夠理所當然(把妹高手啊他),大概他就只做他想做的事情吧。
    明明應該是戰爭片,或許還帶點史詩性質,卻擁有這樣強大的壓迫感,沒有精彩悲壯的一些狗血畫面,就某種程度而言我覺得他非常成功地呈現了戰爭的本質,這種森博嗣一直都用我看不見的角度,精準而精彩地敘事的精髓,確實掌握到了。

    老實說我的腦袋塞太多東西了亂來不得囧
    妳看看我回妳的留言多誇張OTZ

  3. 管理人 | URL | -

    另外六部曲太誇張了啦XDDD
    雖然阿爾很有可能幹這種事......

    我大概估計了一下
    我的速記就快2500個字了...
    報告有這麼認真就好了囧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oni7.blog106.fc2.com/tb.php/233-4cbf3b0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