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鬼.瘋

2009年05月03日 06:09

老實說這名字取得挺不討我喜歡的,有種硬湊的感覺。
就像今晚上鬼下瘋一樣,這組合感覺就是硬湊合出來的。

因為被NICO拉走還被查理殺MP,只好小記,收在下面。


《鍾馗嫁妹》是我本來就喜歡的故事,據大魔王雅心說她這麼冷血都會哭(不過她本人還滿常哭的我覺得),我當然也不免俗地也在看戲時情難自禁、熱淚盈眶。

不過我的點都很奇怪就是了。

第一次感到鼻酸眼熱時是在鍾馗一出場,那長長的獨舞。
我一邊想著,啊,中國戲曲就是這麼好,無動不舞、有聲皆歌,歌舞樂現場三項結合,真真是人間一大享受;一邊覺得,這空台空的多麼好,空得全舞台只剩下鐘馗一個人、全世界只剩下鐘馗一個人,長長的時間裡他沒有說話,一個程式接著一個程式的擺弄,這是獨角戲,中國戲曲裡有多少精彩絕倫的獨角戲,只是我們不習慣這樣稱它,演員在這裡什麼都不需要,道具布景都簡單得可怕,靠說、靠動作,鍾馗告訴你他現在要嫁妹、林沖告訴他現在要進山神廟,這門藝術多麼了不起、多麼美麗。

京劇唱詞長,於是在悠藐的音韻間容易蘊釀發想。鍾馗一聲低低的「妹子」、鍾梅英一句「哥哥,你且說明白」,一來一往之間,當年多麼英俊才高的少年,如今獰目猙眉、一身鬼氣歸家,妹妹尚且難過、主角鍾馗豈不更加傷悲?〈說嫁〉一段,我想八成是憐憫鍾馗而落淚的。

最後〈送妹〉沒什麼感想,只是覺得這跟〈幽媾〉一齣實在不怎麼搭調。


我一直很在意安排的順序,難不成是嫁人送入洞房後,就會有幽媾裡的行為(笑),最後才是死了丈夫的趙豔蓉嗎。


〈幽媾〉其實有點可怕,陳美蘭的嗓子不知是不是狀況不太好,整個味道不是很對。我目在臺灣看崑曲的印象一向都不好,除了當年被人罵臭頭的青春版牡丹亭,或許不是最好,但整體最平順、最不提心吊膽。否則蘭庭、國光都常常會讓我有被某個音結結實實嚇到的時刻。
總之我覺得我這俗人還是看京劇習慣些。


下半場《宇宙鋒》是魏老師主演,有老師在的地方我就安心。只要聽過就知道,老師在臺灣真的是沒話說的第一把交椅,一出聲就知道有沒有。

這劇本我之前就知道,覺得挺有趣的,有點女性自主意識、有點藉戲本罵政治,只是結構有些荒謬不通,但作戲嘛。梅蘭芳的版本我看過,那瘋女子在瘋癲之中,還很有氣質,魏老師採取的節奏不太一樣,但會讓人有這趙豔蓉果然年輕貌美的少女感。(其實我比較喜歡梅蘭芳的,但老師有她自己的詮釋方式。那版本的趙高感覺上比這版本的還要寵愛著女兒,果然任何事都需要節奏啊)

老師演得沒什麼批評好說,真要說就是一開始的嗓音有點乾,讓人有點擔心,後來就好些,尤其是低音的部份,聽得過癮。出殿後她一邊暗自傷心、一邊在趙高面前裝瘋那一小段,我真的好喜歡。大鬧金殿之後,回到哪裡她都是個瘋到皇帝面前的瘋女人,夫死新喪愁未解,老爹爹就又欲往金殿送,從此連在最親的父親面前,她也不能露出原來面目,而且是父親逼使她不得不這麼做的,最後那段一來一往,轉身迎父是癲、回身面啞奴是悲,不僅考較演員功力,更是一種不托言語的、巨大的情緒表態。




總結就是,我覺得當演員真的真的不容易,可是每次看國光的戲都好累。總要替台上的人提心吊膽,別跳錯啊、別唱跑啊,這樣一整場挺累人的。只有魏老師出來時我能放下心去聽,我曾經以為這是標準,後來才知道這多難,可我還是覺得,這該是標準。
中京院、天津京就沒這困擾。
環境不一樣,我這麼對自己說。可我默默地決定中京院票要買貴點的。
我想要再一次看著四郎、虞姬忍不住淚流滿面的感動。









THE CLEAN HOUSE很有趣,心得再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oni7.blog106.fc2.com/tb.php/288-f67ed6b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近的文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